主席的話

“1+4” 貿易物流新格局下載PDF

“1+4” 貿易物流新格局

我很開心2019年亞洲物流航運會議(ALMC)如期在2019年11月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這是香港航運和物流業界具代表性的活動。在現時香港艱難的時刻,會議仍保持高入座率,當中包括許多海外演講者和嘉賓,這令人十分鼓舞。我有信心香港將很快回復世界領先城市和商業中心的活力和焦點。

我很榮幸獲邀在會議上就製造業前景的看法發表講話。我將其描述為“1+4”,有幾種含義。

第一個含義是指生產基地的位置。 “1”是指中國,“4”是指多元化的新生產基地,例如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亞、泰國、緬甸、印度,以至非洲等偏遠地區。早在80年代初,有遠見的港商已在東南亞設廠。隨著中國於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製造業活動集中在中國大陸沿海地區;但隨著成本激增,加上中國政府的政策鼓勵升級轉型和從沿海地區遷出,香港生產商開始重新考慮海外生產。正當“一帶一路”倡議(BRI)為在“一帶一路”地區提供更多投資機會時,中美貿易衝突使海外生產增加了吸引力。我們看到港商從2018年中開始,選擇以中國以及其他地區作生產基地的勢頭明顯加劇,形成“1+4”的現象。

第二個含義是指生產和其他功能性活動,例如研發、產品設計、創新和技術、供應鏈管理,外匯和其他財務安排、營銷、法律事務、風險管理和合同談判等。“1”指生產,可在中國或任何地方進行生產活動,而“4”則指其他功能性生產活動。由於生產基地的擴展,電子商務、智能生產以及“工業4.0”和再工業化的發展,港商已由原先OEM生產模式,轉為著重生產及供應鏈管理及控制。

儘管沒有廣泛宣傳,香港公司在內衣、模具、玩具以及電子等行業中均處於領先地位。和韓國、日本企業不同,香港企業不尋求自家、或「圍內」一條龍生產及供銷,港商更傾向和海外夥伴,特別是與買家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如研究、生產技術、供應鏈建立上的合作。

因此“1”是指生產,可以在國內、外地, 及外判生產,“4”是其他功能性生產活動,由港企主導。

第三個含義是指原材料、配件、零件和成品的新物流安排。 “1”仍然是指中國,是美國和歐洲等成熟市場的主要製成品來源,並且隨著生產基地的多樣化,中國也是東盟生產基地的主要原材料、零件和配件供應地。我們還看到有更多的成品從這些新的生產基地直接出口到美國和歐洲。因此,“4”是指中國與這些東盟經濟體之間這種縱橫交錯的貿易和物流貨物流動。一帶一路和電子商務的發展將加速這一過程中貨物流的趨勢,複雜性和多樣性。

此外,隨著中國和經濟伙伴連繫日益頻繁,製成品在這些國家之間進行貿易和運輸的趨勢更甚。這從香港貿易夥伴的排名中可見一斑。位於香港貿易夥伴首位的仍然是中國內地。可是,東盟經濟體已取代歐洲,成為香港的第二大貿易夥伴。

特區政府適切地協助香港公司把握這些趨勢。香港公司,特別是中小型公司,可以利用BUD基金、中小企市場推廣基金、創新及技術基金等援助基金在該地區發展業務。特區政府提供超過40多種不同的基金,為了實現這些援助基金的目標,基金管理機構應採用易於使用,且申請手續簡易的程序,以便申請人可以輕鬆運用這些資金。

 

貿易是香港的命脈,在發展過程中,香港享有很多優勢。香港長久以來作為轉口港,和中國內地與全球其他地區之間的貿易橋樑,這角色從未改變,且越趨重要。她的戰略位置、開放的港口地位、完善的法律體系,以及充裕專業人才等均是其成功關鍵。香港也是亞洲最重要金融中心、及領先航運和物流中心。香港有能力為貿易和供應鏈活動提供服務,再加上其商業敏捷性和活力,將繼續保持卓越!